多乐彩分析软件
首頁 > 曝光臺

退休3年,放貸已10年?山東莘縣一干部放貸千萬引質疑

2019-04-01 09:58:21    來源:封面新聞    作者:

  112份裁判文書,摞在一起,近10厘米高!案情全部與民間借貸相關,涉案總金額超過一千萬元!而債權人只有一個:王云忠,原山東省聊城市莘縣國稅局監察科主任。

  王云忠,出生于1956年4月7日。2000年,在享受副科待遇情況下,他選擇離崗留職,后來已于2016年退休。

  王云忠(左一) 封面新聞 圖

  2009年,王云忠與人合伙成立莘縣惠通投資咨詢公司,他本人系公司法定代表人,總經理。公司最頻繁業務,即民間借貸。十年過去,經法院認定,該公司借出款總額達1100余萬元。

  盡管離職,卻又按月領著工資,王云忠是否還是公務員?如是公務員,離崗留職的他又能否開辦公司?從事民間借貸生意時,他是否利用國稅身份行方便之門?

  3月29日,帶著疑問,封面新聞記者來到聊城市莘縣國稅局。該局工作人員給出的答復:領導下鄉去了,不在!截至發稿,莘縣國稅局未對此作出任何回應。

民間借貸圈的名人

  莘縣“民間借貸圈”,王云忠是一個名人。

  “他那里拿錢很快,手續簡單,找他的人很多。”據要求匿名的知情人介紹,從2008年起,莘縣當地刮起了一股創業潮,許多人都在開辦公司,資金需求量大。正是這樣,便催生了一大批民間借貸公司,“登記在冊的,大概有20余家,沒有注冊的更多。”

  由王云忠擔任法定代表人的“莘縣惠通投資咨詢公司”(簡稱惠通投資),則是全縣民間借貸公司的佼佼者。

  這位知情人稱,王云忠實力雄厚,圈子也廣,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借貸,能在三天之內,就可以把就款項轉給借款人。久而久之,找他的人越來越多,知名度也越來越廣。

  “我是通過朋友介紹認識王云忠的。”作為借款人之一,趙新鳳曾于2013年向王云忠借款50萬元。

  “我當時辦了一家紡織廠,需要資金周轉,因為要得急,銀行手續又多,就想到了找私人借貸,于是一個朋友就推薦了他。”趙新鳳說,找民間借貸最怕被騙,然而她卻并不怕被王云忠騙,一是因為王云忠朋友介紹的,二是因為王云忠擁有國稅局公務員身份。“我也找人,從其他渠道證實了王云忠的這個身份。”

  王云忠是否擁有莘縣國稅局公務員身份?

  封面新聞記者通過查閱裁判文書網,在《山東省莘縣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(2015)莘民一初字第1123-1號》、《山東省莘縣人民法院民事裁定書(2015)莘民一初字第1065-1號》、《山東省莘縣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(2015)莘民一初字第1065號》等多份文書中,法院對于王云忠身份的認定,均為“莘縣國稅局干部”。

  同時,封面新聞記者從莘縣國稅局前任局長劉建民處,進一步確認了王云忠的國稅公務員身份。

  據劉建民確認,王云忠是莘縣本地人,參加工作后,一直從事稅務工作,“他應該是1984年,來縣稅務局的,工作了近20年。”劉建民說,王云忠在單位期間屬于“一般人”,“沒有什么出彩的,也沒犯過什么大的錯誤。”

  劉建民介紹,2000年左右,莘縣國稅局響應國家號召,消除冗員,鼓勵在職人員離崗留職,當時曾有70余名國稅局員工離崗。離崗后,所有人薪資提高半級,王云忠也在這批人中,“當時他是股級,離崗以后是副科,我們這邊工資不高,離崗前,王云忠每月工資大概在3000到4000元左右。離崗以后,他的工資不到5000元。”劉建民說。

沒有合同的借貸

  找王云忠借錢,卻并不像趙新鳳想象中那么簡單。

  第一次見面后,王云忠首先提出,借款人不能填趙新鳳本人,因為趙新鳳年齡太大,須填趙新鳳兒子張繼文的名字。簽好合同后,僅僅是讓趙新鳳過目,而沒有按照“一式兩份”的方式,將合同交給趙新鳳保存。

  趙新鳳說,當時,只是給她看了一眼,確認沒有問題,王云忠就把合同拿了回去。“我當時急需用錢,對于法律上的事也不是很懂,所以也沒有在意。”

  像趙新鳳這樣,與王云忠發生借貸關系的方式并非特例,其余向王云忠借款的人里,也均無人拿到過合同,“再看到合同的時候,就是他向法院告我們的時候。”一位借款人說。

逐年上漲的利息

  對于王云忠來說,借貸只是手段,最大的利潤來源,則是逐年上漲的利息。

  根據國家規定,合法年息上限為36%,借款人向王云忠借款,每月利息為3%。這樣的月息,看似并未超過國家所規定的年息。但這3%的利息,卻只是前三個月,并且需要提前支付。

  據趙新鳳介紹,她找王云忠所借50萬元,實際拿到手只有43萬。“扣掉的7萬里,4.5萬是前三個月利息,還有2.5萬是保證金。”

  如果超過三個月沒有還清怎么辦?

  “超過三個月,利息就會漲到4%,如果一年之后還沒有還清,或者在中間有超期歸還的情況出現,就會繼續增長利息。”據趙金鳳介紹,截至2014年7月,她所借50萬元的月息,已經漲到了5%。

  由于生意不景氣,趙金鳳無法一次性還清,只能看著債務越拖越多,最多的時候,趙金鳳欠王云忠18萬元的利息。“當時,我有兩個擔保人,當我還不起錢后,王云忠就開始向擔保人催款,其中一個擔保人,曾一次性還給他20萬元。但按照王云忠的說法,必須先還利息,所以一次性還了18萬的利息,只有2萬元是當作本金來還。”

騷擾、搗亂與起訴

  從2008年至今,莘縣境內多家民間借貸公司都已經倒閉,然而王云忠卻始終屹立不倒。

  知情人說,王云忠之所以堅挺,是因為“王云忠不怕別人不還錢,他有他的辦法。”

  “王云忠讓手下,來我廠里和家里騷擾,他們沒日沒夜的搗亂,有時把車開到大門口堵住,不讓工人工作,有時把我們全部攆出去,自己住在我們的房間里。”面對這樣的騷擾,趙新鳳無能為力,“確實欠他的錢,感覺自己理虧。”而如果騷擾與搗亂無法追回欠款,王云忠最后一招:將借款人告到法院。

  2015年,王云忠以欠錢不還為由,將趙新鳳的兒子張繼文訴上法庭。

  據《山東省莘縣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(2015)莘民一初字第1176號》顯示,法院最終判決,“被告張繼文償還原告王云忠本金480000元及利息(利息從2015年6月24日起,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的四倍計算,至本判決確定的還款之日止),被告趙朋飛、趙相飛、趙魯江、張大勇、趙某、莘縣鴻泰紡織有限公司、莘縣盛祥紡織有限公司承擔連帶清償責任。待判決生效后十日內履行完畢。被告趙朋飛、趙相飛、趙魯江、張大勇、趙某、莘縣鴻泰紡織有限公司、莘縣盛祥紡織有限公司承擔保證責任后,可向被告張繼文行使追償權。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,應當依照《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》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,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。”

  目前,趙新鳳一家僅有的一套房子,也在王云忠的手里,“感覺我們好像是死路一條。”

  通過查閱裁判文書網,關于王云忠的借貸裁判法律文書,共計112份,案件61起。其中,單起最高借款金額為100萬元,最低142元,涉案總金額11012142元。

法人是公務員的公司

  王云忠的“不平凡”之處,還在于他作為法定代表人的“惠通投資”,其實是其尚未退休前創辦的。

  根據“天眼查”顯示,莘縣惠通投資咨詢有限公司,成立時間為2009年4月21日,公司法定代表人王云忠。同樣,該信息被裁判文書網公布的《山東省莘縣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(2017)魯1522民初1444號》所證實。

  該判決書稱,“被告:莘縣惠通投資咨詢有限公司,住所地:莘縣振興街1號。法定代表人:王云忠,總經理。”

  王云忠出生于1956年4月7日,根據國家規定的法定退休年齡60歲計算,王云忠的退休時間為2016年。2009年,王云忠尚未退休。

  根據2005年4月27日第十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五次會議通過、2006年開始執行的《公務員法》第59條規定:“公務員應當遵紀守法,不得有下列行為:(十六)違反有關規定從事或者參與營利性活動,在企業或者其他營利性組織中兼任職務。”

  王云忠具備公務員身份,卻從事著放貸生意。法院判決時是否發現該問題?

  通過梳理涉及王云忠借貸案的112份裁判文書 ,封面新聞記者注意到,其中71份裁判文書上,均有名為陳憲廣的法官的落款。據查證,陳憲廣為莘縣人民法院城關法庭法官。

  3月29日上午10時許,封面新聞記者與陳憲廣取得聯系。不過,對方以時間太忙為由,拒絕見面接受采訪。當記者進一步表示,已抵達城關法庭門口時,陳憲廣表示,請在一樓大廳稍作等待。時至當日上午12時30分,封面新聞記者離開,陳憲廣仍未現身。

找不到的王老板

  王云忠對此怎么看?

  在莘縣采訪期間,封面新聞記者嘗試與王云忠取得聯系。三次撥打欠債人趙新鳳提供的王云忠手機號,均提示對方處于關機狀態。“除借錢和還錢的時間,很難聯系上他,包括催賬,他都是叫手下人來。”一位欠債人說。

  據工商注冊信息顯示,王云忠所屬的惠通投資咨詢公司,注冊地位于莘縣振興街1號。

  3月29日,封面新聞記者來到振興街1號。這里卻是一家售賣自行車與電動車的店鋪。

  店鋪工作人員說,“惠通投資”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搬走,“不知道搬去哪里了,但是可能是注冊信息沒改,之前也有人來找過。”對于“惠通投資”老板的情況,這名工作人員表示并不清楚。

  有知情人表示,王云忠的住址很少有人知道,“在莘縣,他想找你很容易,但你想找他,基本找不到。”

專家觀點:

王云忠行為已涉嫌違規

  王云忠的行為,是否違反公務員法?

  國家行政學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表示,自1993年改革以來,國家曾鼓勵過公務員停薪留職,但前提是停薪。王云忠一直領取工資,所以不屬于停薪留職類公務員。同時,公務員法明確作出規定,離開職務后,三年內不得從事與工作相關的經營產業。“離崗留職并領取工資的公務員,是否可以從事經營活動,據我所知,目前還沒有相關法律法規對此作出相關規定。”

  北京羅斯律師事務所律師殷清利則表示,《公務員法》的規定,是限制公權力,那么應該遵循“法無授權即禁止”的思想,“沒有特別提出允許離崗后經商,那么他就不能在離崗后經商,王云忠的行為,已涉嫌違規。”

  殷清利律師同時還認為,王云忠作為莘縣國稅局干部,單位給予其工資薪酬是固定的,然而出借資金,從裁判文書網顯示至少在1100萬元以上,“其財產或支出明顯超過合法收入”殷清利據此建議,針對王云忠出借的巨額款項,當地監察委員會應當介入予以查實。

  (原題為《退休才3年,放貸已10年?山東莘縣一國稅局干部放貸千萬引質疑》)

(責任編輯:吉惠麗 )

聲明

  一、本站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,本站只提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投資及應用建議。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在30日內與本網聯系,我們將在第一時間刪除內容!

  二、標注《市場報網絡版·中國經濟瞭望周刊》來源的文章,版權歸本站所有,如需轉載,請聯系我們并注明來源及作者。

  三、本站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。

  • 頭條
  • 時評
  • 國內
  • 國際
  • 法治
  • 原創
  • 生態
京ICP備14049483號-4 網絡文化增值信息服務許可編號:文信京[2009]091282號 市場報網絡版 中國經濟瞭望周刊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
常年法律顧問:北京東衛律師事務所 馬力宏律師 電話:13911893880
多乐彩分析软件 超圣娱乐棋牌 pk10公式软件 北京pk10苹果版免费 二八杠有多少种生死门 斗牛棋牌游戏 悟空分期app下载 平特包你中 彩票屠龙是什么意思 赖子牛牛抢庄技巧 有玩重庆时时彩稳赚群